Search

302

Hygge

‘Hygge has been called everything from “the art of creating intimacy”, “cosiness of the soul” and “the absence of annoyance” to “taking pleasure from the presence of soothing things”, “cosy togetherness” and my personal favourite, “cocoa by candlelight.”‘

– Meik Wiking. 2016. The Little Book of Hygge.

Advertisements

成功.成長

Screen Shot 2017-11-21 at 22.18.18Screen Shot 2017-11-21 at 22.18.41

– 安竹間 (2015)。《追婚日記》

包浩斯建築

「當時的藝術家認為要以設計提升生活質素,首要手段是簡化。一間屋、一張凳,不需像文藝復興時那樣設計得浮誇。運用簡單的線條、比例,造出舒適的空間,人的生存能力便會強。」

-〈憑弔舊灣仔街市〉。《香港城區設計散步》。

黑箱作業

「在一定程度上,一小撮把持土地用途的局內人,正在假借『增加房屋用地供應』之名,任意花銷歷來最大筆的港人共有財產,但卻完全毋須向公眾負上半點責任。黑箱作業、欠缺問責精神和民主參與的城規體制,正是香港土地政策的最大敵人。」

-〈寫在最後〉。《僭建都市 從城鄉規劃 道社區更新》。

停濟不前的社會

「雅布絲早於1696年便提出『富人的尷尬』(embarrassment of riches)的獨特見解,意指城市到達一的發展水平後,已經累積起大量財富,可是人卻無法找到 (更確切的說法應是『刻意排斥』)新的投資機會。財富惟有用於大量炫耀品、形式化的消費和事情上,包括進口一些昂貴但沒有實用價值的產品、推動一些沒有社會效益的基建項目,又或者利用大筆公帑投入救濟工作,但就不願把資金投放在創新和新興產業上--尢其是那些低層社會成員主催的新業務。最終資金作為一種生產元素,只能出口到其他地區進行投資,原來的城市發展則會停滯不前。」

-〈Jane Jacobs @紐約 II〉。《僭建都市 從城鄉規劃 道社區更新》。

公共空間

「將私人/特殊推向公共 (inside out),讓千差萬別的陌生人無拘無束地互動,過程既充滿不確定性,但又沒有恐懼和壓力,或者套用沃森 (Sophie Watson)的話,是陌生人之間的『肩摩踵接』(rubbing along)。相比之下,前述成熟資本主義社會的公共空間,假借現代理性之名進行『殖民化』,又或是套用西姆爾 (Georg Simmel)百年前的經典理論,城市中的一切皆披上『理性面具』 (mask of rationality)。其背後卻是公共/普遍利益表達的『私人化』,彷彿公共事務已盡被特殊利益所編收 (outside in),當代公共空間僅剩下徒具形式的外殼,失去真正開放自由溝通、交流的特質。儘管桑內特亦注意到,表現模式有可能『將貧民窟浪漫化』 (slum romanic),但他顯然更加在意,當代公共空間凝固僵化的『恐龍效應』(dinosaur effect)--彷彿只是毫無生命氣息的冰冷化石。」

-〈重寫空間:從西九概念到都會遠景〉。《僭建都市 從城鄉規劃 道社區更新》。

僭建都市

「在整個都市化的過程中,人被硬生生的和土地割離了,傳統的社區被打破了,雜蕪的街頭被接管了,人只能被硬生生的抬起,生活在懸空數十呎以至數百呎之處。當港鐵變得四通八達之後,人下了車便轉進隧道或跑上天橋,然後轉入凌空而建的大型商場或屋苑,坐困在不見天日的封閉空間之中,地面和天空已不再存在任何意義。」

-〈人與土地的依附共存〉。《僭建都市 從城鄉規劃 道社區更新》。

本土?

「則九七回歸所帶來的緊迫感,便令人急於追回關於這座城市的身分和回憶,通過回歸本土,『地方營造』(place making)來抵抗國族霸權的宏大理論;但到頭來,卻只能宿命地製造『過度解讀』,形成既非遠視亦非近視、而是類似失焦的暈眩效果--力圖營造可卻無法找到任何實在的本質,反而加速了這座城市文化身分的消失。」

-〈寫在之前〉。《僭建都市 從城鄉規劃 道社區更新》。

Her

“She’s Chinese, medium-built. She’s wearing a sleeveless denim skirt…a dress, pink scarf. She’s got long hair, half her shoulders. But she’d probably tie it up in a ponytail right now, that’s what she would do when she feels anxious. And… she’s got a beautiful smile, but she’d giggle over silly things. Most people dream of being special, but she’s the only person I know, struggles to hide her uniqueness. You’d easily lose her in the crowd, unless you are standing in a still and bounded space that her light radiates and fills up the space. She gives me peace.”

– 陳志發. EP04. Lost and Found. 《短暫的婚姻》.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