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只想聽虛偽的說話,連真相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確,虛偽可以是遮醜布;我只不過是沒有修飾,honesty便被說成mean。」

「每個混濁的時代都有自己的問題,人性總有很多不完美。所謂mean、有智慧的人都是以一種批判的思考、視點和敏感,去照妖,去拆穿騙局,然後用幽默去面對不公平的事,和人性的黑暗。」

「Mean,其實是一種溫度。說話冷,心卻是熱。」

– 畢明。〈Mean〉。《Refine Vol. 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