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是以理想作為藉口,坐在車輪被架空的健身單車上,裝作認真地吹起一個甜膩的口香糖泡泡,在僻靜而舒適的室內,遙望外邊風雨,幻想自己比其他人更堅忍更能吃苦而已。

然而實際上,我們卻不曾前進過,也不曾到達過任何地方。

我們不過是在空轉。

一種以燃燒青春作為動力的,空轉。

怪不得那麼吃力,卻毫不討好。」

– 王貽興。〈自序〉。《空轉人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