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父親為我買了奧運套票。色彩豐富的小郵票,卻讓人捨不得用,這種感覺讓我難以承受。

父親經常送我郵票。大郵票、小郵票。日本郵票、外國郵票。父親沉默寡言,他送我的郵票成為我和他之間唯一的『對話』。」

– 川村元氣。《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