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主耶穌基督到來,把人類從各種規條、儀式和傳統中釋放,讓人類不用成為宗教機構的一部份,同時有能力透過跟上帝的一對一關係而維持『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一個喜訊。」
-〈不完美的基督徒生命〉。〈第三章:可怕的學校和教會〉。

「『你不是基督徒。這麼一路以來,你提及自己所相信的,只是一種靈性追求罷了。你根本不相信上帝。』」
-〈『你不是基督徒!』〉。〈第三章:可怕的學校和教會〉。

「『我是自願到來的。我並非天主教徒,似乎永遠也不會是。或許我知道自己在這裡的原因。這裡很平靜』」。
「對於主拯救世人的故事,我耳熟能詳,這是很重要的故事,感染力強,使我感同身受。我依然相信這故事,卻是以另一種形式,在抽象的層面,跟這故事接通。」
-〈玫瑰堂的黃昏彌撒〉。〈第三章:可怕的學校和教會〉。

「所謂的浪漫之愛,意思就是,我愛一個人是基於他是誰,而非他能給我的物質、經濟好處和社會地位。只有在這種真摯之愛中,人們才可以找到優雅和慈悲。」
「要釐清為擁有一個人而把別人排拒於外的這一件事。」
-〈婚姻總是一種誘惑〉。〈第四章:我去了你的婚禮〉。

「『如果你沒法從自身中找到快樂,幫助他人吧,那是喜樂的泉源。』」
-〈抗抑鬱自助指南〉。〈第六章:如何數算我的日子〉。

「如果能去退修,一天只專心做一件事,例如寫這本自傳,其他的事一概不理會,已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與其在一年內十一個月都活得不快樂,而逃離一個月,不如主動尋求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活,在可能的範圍內,享受一杯咖啡。」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第六章:如何數算我的日子〉。

Advertisements